鹤岗市长王秋实:切实抓好安全生产各项工作 严防各类安全生产事故发生

来源:东莞新闻网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1-22 07:10

阴:康藏公路和青藏公路年12月25日同时通车到拉萨。康藏公路全长公里,修这条公路牺牲了两三千人。前面已经讲过印军侵占东段我大片国土是在年前。那时我们在西藏仍然没有完成站稳脚跟的任务。年2月西藏军区成立,下设警备区、军分区,当时拟定我任江孜警备区司令员兼政委,方案报上去,总部同意了,但毛主席为了不刺激达赖集团,决定西藏军区暂不成立警备区和军分区。直到年达赖集团全面叛乱了,我们才在平叛和民主改革时成立了军分区。那时西藏军区就三四个团的兵力,虽然兵力少,我们并没有忘记边防职责,但是上层反动分子不断捣乱。年1月,我们派一个营进驻喜马拉雅山区的隆子宗,离“麦克马洪线”很近。不久,拉萨就发生了“人民会议事件”,藏军和寺庙的喇嘛在拉萨制造骚乱,他们包围了中央代表住所,占领城区制高点,并秘密调遣驻日喀则的藏军炮兵团到拉萨。为了应付不测,我们又不得不将隆子宗的那个营调回了拉萨。年达赖到北京参加了人大会,并当选为副委员长,他一度思想倾向进步。年他回到西藏后,受到反动分子煽惑,特别是年到印度参加释加牟尼涅盤周年纪念大会时,又受到外国敌对势力和西藏外逃的分裂主义分子的包围,思想动摇,一度想滞留印度。周总理为此亲赴印度跟他做工作,并重申六年之内不在西藏搞民主改革。达赖才有所转变,回到了西藏。随后中央决定,将驻西藏的部队40%调回内地,在地方工作的同志90%都调回去。我们的兵力就更少了。这时,康区和青海、云南等地的藏族叛乱武装纷纷窜到西藏,与西藏反动势力勾结起来,共同向我们发动进攻。反动武装不断伏击、袭击我军。我们虽然受到很大损失,也只是进行了被动的自卫,没有反击。我们要求西藏地方政府去制止叛乱分子,想不到他们不但不制止,反而支持利用叛乱分子。反动分子的气焰越来越嚣张,年3月发动了全面武装叛乱。我军从西南、西北调了3个师进藏平叛。直到年3月,全区的平叛工作才基本结束。

阴:其实,这些疑问在当时也是存在的,有的还很强烈,他们说:“麦线”是非法的,“麦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是我们的,我们在自己的领土上反击侵略者,既合理又合法,为什么要撤啊!况且胜利来之不易,部队吃过不少苦,流过不少血。从喜马拉雅山的山脊向南麓一路追下去,上面是高寒地带,都穿棉衣,我们指挥部还烤火取暖。高山缺氧,越往下气温越高,在公路上追击敌人时,有的扔掉棉袄,只穿单衣。氧气充足了,呼吸也顺畅了,打了大胜仗,收复了被侵占的国土,心情欢快得不得了。部队后撤时,正好相反,步步往高处走,上山的路是不好走的,越走越冷,氧气又慢慢稀薄了,呼吸又困难了,心情就更沉重了,思想上的弯子也是有的。

     全球十大新兴技术哪些将改变人类的未来

5日下午,小荣的母亲赖英和父亲王春勇从昆明赶到文山。文山州医院的医生说,孩子需要转院至设备更齐全的医院治疗,家人连夜叫救护车将孩子送到了昆明市儿童医院,“医生说再晚来一会孩子就没了。”

7月4日,云南文山一2岁男童被野蜂蛰伤20余处,当即昏迷不醒,送医后住进重症监护室,其肝、肾等多器官损伤,至今还未脱离生命危险。

河狸家的“横空出世”掀起了一场以美甲为首的美业投资热潮之后,众多紧随河狸家之后陆续上线。

猎云君:资本的热度消退和冷却的速度比想象来的更早一点。

强巴仁增是从!及棒球发展中心系统内培养的签约美职棒大联盟最年轻球员,更成为继许桂源、宫海成之后,在中国培养的青少年球员中被美职棒大联盟俱乐部签下的第三人。

阴:首先是思想动员,军委和总政下发了《关于反对印度反动派军事挑衅的政治工作指示》,我们组织部队学形势,讲明边境问题的起因和实质,作执行任务的准备,开展以揭露尼赫鲁反华真面目为中心的控诉教育运动,激发广大指战员的爱国热情。

人民网北京7月13日电(记者陈晨曦)13日上午,藏族棒球少年强巴仁增与美职棒大联盟波士顿红袜队在南京东山外国语学校的棒球发展中心正式签约,成为中国首位与职业俱乐部签约的藏族棒球运动员。

阴:前面说过,藏字部队是代号,最初叫西藏军区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前进指挥部,简称前进指挥部。司令员柴洪泉,他当时是山南军分区司令员;政委是我,当时是江孜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副司令员姜松,当时是江孜军分区副司令员;参谋长曹宗奎,当时是山南军分区的参谋长;政治部主任魏克,当时是西藏军区政治部青年部部长。部队组建初期只有司令部和政治部,没有后勤部,机关干部主要来自西藏军区机关。机关设在拉萨西郊,那里本来有一所医院,医院撤走后原准备办一所学校,学校还没来得及建立起来,我们就驻在那里。部队辖3个步兵团和几个保障分队。这3个步兵团几乎是当时西藏军区的全部野战兵力。不算驻日喀则的一个师,那个师是平叛进藏的,建制属于西北军区,后来也归西藏军区。部队都撒在外面,分布很广。团驻曲水,离拉萨约五六十公里,紧靠拉萨河和雅鲁藏布江左岸;团驻巴河桥,现在属林芝地区,离拉萨多公里;团更远,驻扎木,离拉萨约公里。部队兵力为人,至此西藏才算组建了真正意义的边防部队。这也说明我们事先没有与印度军队作战的准备。

     上半年钱花得快?是消费金融太方便!

李军把绳子绑在了护栏上,和李想一前一后滑下悬崖。

阴:那个时候毛主席、党中央的威望非常高,只要给战士说这是毛主席、党中央的决定,大家都会认为是英明正确的,都会坚决执行。通过学习,大家逐步理解了边界问题不能靠武力解决,要通过和平谈判。我们的自卫反击战是被迫进行的,打是为了和。况且我们保留着自卫反击和保卫国土的权利,不怕问题不能解决。

     谷歌发布全新人机协作计划:人类与要协作

正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一辆路过的私家车带给了两人希望。

魏:“麦克马洪线”是英国人麦克马洪在地图上划的一条线。事实上克节朗河地区在“麦线”以北。尼赫鲁为了得到更多的地方,硬说麦克马洪在这个地方划得不对,他采取卑劣的手段修改地图,将“麦线”向北推移,把“麦线”以北的克节朗地区划入“麦线”以南,随后派兵侵入这个地方。

“在下面,我也说不准具体在哪。”

魏:此时,西线反蚕食斗争更加激烈,印军在该地区不断增加兵力,造成频繁的武装冲突。

2岁孩子被“大黑蜂”叮咬倒地昏迷不醒

魏:请介绍一下克节朗战役双方参战兵力。

|“昙花一现”的热闹非凡

魏:我听王贵(原18军干部,曾任西藏军区政委谭冠三中将的秘书)说,昌都战役时,作战人员与后勤保障人员之比为1:3,到进军拉萨时,前方人员与后方保障人员之比为1:10。真是这样吗?拉菲2

阴:这个比例是谁统计的,我不知道,后方保障兵力大大超过前方兵力是确信无疑的。进军西藏比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更为艰难,张国华军长、谭冠三政委等军级干部和大部分师级干部以及少部分团、营级干部参加过红军长征。西藏地旷人稀,生活物资匮乏,尤其是缺乏粮食。上层反动分子扬言要把我们饿死,说“饿肚子的滋味比打败仗更难受”。意思是他们在昌都战役中打了败仗,现在要让我们更加难受。他们屯积物资,导致粮食等物资价格飞涨,然后在群众中撒布谣言,说解放军把东西买光了,煽动群众与我们对立。根据西藏粮食和其他物资缺乏的情况和照顾群众利益,毛主席指示“进军西藏,不吃地方”,粮食等生活必需品要从内地运进去。当时没有公路,后勤保障极端困难,除自己生产和可能的采购(包括从印度、尼泊尔采购)之外,修公路就成为我们能不能在西藏站住脚的首要任务。

据年的公开数据显示,就中国整个美业市场划分来看,美容占比为57.7%,排名第一;其次是美发,为24.4%;虽然美甲仅占9.8%,但从用户体验过的美业服务类型来看,美甲占比最高,达到40.9%,行业渗透率明显高于前两者。

阴:接着就发生了择绕桥事件。印军向我守卫择绕桥的边防战士开枪,打死我边防战士5人。这是印军蓄谋制造的一起流血事件。拉萨各界群众多人集会愤怒声讨印军的暴行。部队也抓住这一事件进行教育动员。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热爱和平,可是侵略者偏要把战争强加给我们。指战员对印度反动派恨得咬牙切齿,纷纷请战要求还击。10月10日,印军又在择绕桥制造了新的流血事件,我军牺牲11人,伤了12人。这次事件发生后,大家更看清了,克制忍让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们与印度的一场军事较量是不可避免的。

阴:印军部署在克节朗地区的是他们的所谓王牌第7旅,另配属阿萨姆步兵第5营和炮兵、工兵等部,兵力为多人。第7旅所辖第9廓尔喀联队第1营在年意大利战场立过大功,廓尔喀人以骁勇善战闻名于世,有尚武的传统,早在多年前就是英国雇佣兵的主要来源;拉加普特联队第2营和旁遮普联队第9营都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印军的精锐部队。这3个营的历史都超过了年。我方参战兵力为:部队全部、11师第32团第2营、山南军分区一部和炮兵、工兵各一部,共人。敌我兵力对比为1:3,我3倍于敌。张国华司令员授权部队指挥机关指挥以上参战部队。西藏军区前指位于麻麻,指挥机关位于学波洞。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阴:在第二次战役中,印军除依托工事的防御部队比较顽强之外,一脱离工事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战斗力了。我军在战斗中不管兵力比印军多还是少,均能做到攻必克、守必固,那种气势完全是秋风扫落叶!印军是沿公路两侧呈线式部署的,后路被断后,陷于前有追兵,后有堵截,两翼受到攻击的绝境,纷纷向公路两侧的高山密林中溃逃,这样建制就乱了,难以组织起像样的防御和反击,整个战线很快就土崩瓦解了。联指所属部队仅用了两天时间就攻占了西山口、申隔宗、略马东、米龙岗等地,11师攻占了德让宗和邦迪拉等地,印军主力不是被歼灭,就是溃散于山林中,另有两股分别向打陇方向和邦迪拉以南逃窜。军区前指即令部队第团向打陇追击,11师第33团向邦迪拉以南追击。随后,团追到打陇,占领了吉莫山口;33团追到查库,占领了鹰窠山口、比里山口,接近了传统习惯线,从那里可以看到印度平原了。21日,中国政府发布声明,宣布“全线主动停火,主动后撤”。部队接到了停止追击的命令,转入分片清剿。在清剿中团击毙了印军第62旅旅长辛格准将。

他的腿受了伤,已经不能动弹了。

魏:整个东线地区敌我兵力对比是多少?

雕爷刚刚创办河狸家时,产品还未上线,仅仅靠一个创业想法,前资本合伙人李丰就给出了1.5亿元的估值。而在年2月,河狸家拿到轮万美元的融资之后,估值上升至3亿美元。

魏:年六七月间,毛主席为反蚕食斗争专门提出了一个方针:“绝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犬牙交错,长期武装共处”。可见直到此时,我们还没有与印度打一场战争的打算。

阴:克节郎战役是中印边境自卫反击作战的第一个战役,也是战斗最激烈、最艰苦的一个战役。战前各级指挥员对当面敌情、地形进行了反复侦察,根据实际情况研究和制定了非常详细的作战方案。在印军连续向我发动进攻后,我军于10月20日凌晨发起自卫反击。我军采取夜行晓袭的战术,在夜色掩护下穿插、迂回到敌侧翼和背后,在攻击出发地隐蔽待机。攻击印军右翼的任务基本上由团单独执行。攻击印军左翼卡龙、枪等的团,在团、11师第32团一个营及山南军分区等部的配合下于清晨7时30分,向印军两据点发起了攻击。实事求是地说,印军还是很能打的。他们是印军的精锐,又受了欺骗宣传,认为我军侵略了印度领土,加上对我军特别英勇的战斗作风和俘虏政策不了解,就一味的抵抗,死守地堡,很多战斗他们被打死的比当俘虏的还多。如卡龙据点有印军人,其中被我军击毙的有92人,当俘虏的只有51人,其中不少是因伤被俘。我军在攻克卡龙的战斗中伤亡也较大,牺牲21人,伤29人。

“先把胳膊受伤的这个同学弄上去。”两人很默契,用绳子把人绑好,一个拉一个推,很顺利就把他拉上了公路。

现在打开,输入关键字“美甲”,排名靠前的应用中,更多的是像“窝趣美甲”、“美甲达人”等专注于内容社区的应用,而专注于上门美甲这一垂直领域的的身影却寥寥无几。这样的萧条景象,与年的“热捧”形成了令人唏嘘的鲜明对比。

曾经的年见证了市场对美甲的“偏爱”。

阴:还不能这么讲,只能说是下了要反击印度侵略军的决心,至于反击的规模,还谈不上达到战争的层级,我想仍属武装冲突这个层次。作战规模的扩大是后来的事。在我们不得不进行自卫反击的时候,西藏军区张国华司令员还在内地养病哩!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毛主席紧急召见了他,中央和军委领导当面向他交待了自卫反击作战的任务,目的是打击印度反动派的嚣张气焰,为和平谈判创造条件。10月12日,尼赫鲁公开宣称要把中国军队从克节朗地区“清除掉”,印度国防部长梅农公然叫嚣:“我们将打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支枪,一定要把中国人赶出去。”10月17日印军在东线和西线同时向我军发起进攻。18日,印度国防部官员宣称,他们取得了拿破仑式的独一无二的胜利。从时间上可以看出,正是印度当局的狂妄将武装冲突的规模一步一步推向了战争。10月12日,即尼赫鲁宣称要“清除掉中国军队”的同一天,张国华才返回拉萨。10月17日,中央军委才下达了《歼灭入侵印军的作战命令》。10月18日,中央军委再次发出指示:“此次对印度反动派作战,事关国威、军威,务求初战必胜,只能打好,不能打坏。”总参下达的作战任务最初是歼灭侵入“麦线”以北克节朗地区的印军一个营。

魏:我们的干部,尤其是政治工作干部是如何给战士做思想工作的?是怎么帮战士们转过这个思想弯子的?

阴:印军除克节朗地区的多人之外,在棒山口至达旺地区部署了人,在珞瑜和下察隅地区部署了8个营,整个东线印军兵力约2.2万人。我军在东线除部队和11师两支野战部队之外,另有山南、林芝、昌都军分区的部队,总兵力2万多人,与印军相当。但我们在克节朗方向集中了绝对优势兵力,在其他方向实施佯攻,以牵制当面之敌。

魏:东线的“朗久事件”与西线的“空喀山口事件”就发生在年下半年。

魏:请谈一下克节朗战役的经过。

阴:第一线指挥员不要机械地执行上级的命令,要遵照古田会议精神,根据实际情况提出自己的意见,而且要敢于提意见,这也是我们解放军特别是18军的老传统。前面讲过张国华司令员对总参作战计划提出改动意见就是一个光辉范例。当时,印军第7旅在克节朗地区的部署像一个短腿的“”字,正面宽,纵深浅,各据点距离近,要歼灭他的一个营,其余部队一是可能来援,二是可能逃跑,况且我们有能力把它吃掉,所以不如作全歼一个旅的计划。打一个营也是打,打一个旅也是打,打一个营麻烦还多,不如狠下心打一个旅。其实在这次战役中,各级指挥员都提出过很好的建议。如军区前指原来给主攻团第团的任务是首先歼灭卡龙据点之敌,尔后再歼灭枪等和扯冬、绒不丢据点之敌。团鉴于卡龙与枪等很近,打卡龙必受枪等之敌的侧击。他们认为有能力将这两个据点同时打掉,于是主动向上级提建议。柴洪泉和石伴樵(军区前指副参谋长)去团视察,团长刘广桐、政委乔学亭向他们提出这个建议。柴、石二人没有同意。后来我去了团,他们又向我提出,我认为有道理,可以采纳。我就向柴洪泉提出,柴没有表态,他问石伴樵,石也不好说了。我就直接报告张国华司令员。张司令很重视,直接打电话问我,两个据点一起打有没有把握?我对这支部队的情况比较了解,就回答说没有问题,有把握。张司令果断拍板,批准了团的建议。这样的事例还有。

魏:现在很多人大惑不解的就是这个问题,我军本应乘胜追击,扩大战果,为什么要主动停火?主动停火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后撤?这一仗把“麦线”以南的大片国土刚刚收回,干吗还要放弃?这些疑问在当时有没有?

绳子拿来了,有十来米长,挺结实。

留下李想照看着他,李军接着朝下走。大概有不到10米的地方,第二个掉下悬崖的人也找到了。

体院学生系绳子攀下悬崖救人

魏:从这个时候开始,中央是不是就下了与印度打一场战争的决心?

“还有一个人呢?”李军问。

阴:是的,当时只是做准备。六至九月,部队在政治动员的同时进入了紧张的军事训练。从单兵动作到班、排、连战术训练,再到营、团规模的实弹演习。对部队作了“汰弱配强”,对三分之一的干部作了调整,把老弱病残的干部战士调离了作战部队。乔学亭当时在内地院校学习,我们把他调回来当团政委。从内地军区还调来了一些人才,如从武汉军区调来了一批优秀的40火箭筒手,连人带装备一起来的;北京军区支援我们一批通信器材,也是连人带装备一起来的;从内地还调来了藏语、英语、印地语翻译多名。

阴:这个时候前线不断传来坏消息,印军太嚣张了,步步进逼。也好,尼赫鲁给我们上课了。我们只好借助这些活生生、血淋淋的事实教育部队,广大指战员听到这些情况,义愤填膺,纷纷写血书求战。

     人民日报再评《王者荣耀》:别让网游成为生活的全部

魏:张国华回西藏之后,又组建了一个西藏军区前线指挥部,这与6月份组建的那个西藏军区前指是什么关系?

魏:我听说在克节朗战役之前,部队首长,特别是您本人对战役决策提过很好的建议。请谈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阴:麦克马洪线本来就是非法的,我们从来不承认,印军在50年代早就侵占了“麦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尼赫鲁还不知足,居然下令越过“麦线”继续向中国领土“前进”。西藏军区为了查明印军入侵麦线以北地区的情况,派遣山南军分区一个连的侦察分队到克节郎地区,并在克节朗河北岸设立哨卡,与南岸印军隔河对峙。印军向上谎报军情,说有多名中国军人包围了他们的哨所。印度军方以此为借口,令他们的所谓“王牌”第7旅在48小时内向前推进,用“武力驱逐”北岸我军。当时尼赫鲁在英国访问,他向内阁下令“在麦克马洪线决不能退让一寸。”

魏:年9月以前,印军蚕食重点在西线。西线我军采取“顶、逼、围、堵”等办法,有效遏制了印军的扩张活动,于是从9月开始,尼赫鲁将蚕食重点转到了东线,他认为在这个方向印军的兵力和补给条件占优势。

字,10分钟阅读

魏:公路没有修通前,前方不可能驻很多部队,不然要饿肚子。可是公路修通后,驻军是不是可以增加,增加到足够对付印军的步步蚕食?

魏:请谈一下部队组建初期的战前动员和战备工作。

听到他们想爬下悬崖救人,这名好心的车主说,“别急,你等下,我的工地离这不远,工地上有绳子。”

阴:这两起流血事件发生后,为了不使事态扩大,并以实际行动表明中国政府和平谈判的诚意,中央下令我边防部队停止巡逻,并从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主动与印军脱离接触。这是我国政府为了和平解决边界问题作出的让步。我们历来不主张用武力解决边界争端。其后,周总理访问印度,两国外交人员进行了交涉。尼赫鲁拒绝通过谈判解决边界问题,又不同意在边界问题解决之前维持现状,他把中国政府为了维护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和维护边境和平局面作出的种种让步都当成是软弱可欺,变本加厉地蚕食我领土。

杏彩娱乐原标题:视频:云南文山2岁男童遭毒蜂叮咬昏迷10天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借着手机的微弱光线,李军发现了一名学生。简单查看后,他的胳膊摔伤了。

p..//守在公路边的李想手里捏着一把汗。“别硬来,多深咱都不知道,你别摔下去了。”李军又爬了上来,“不行,下不去,没抓的东西。”

p.p-..//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小姨把小荣抱回家,发现他头部、脸部等被叮咬了20余处,“孩子全身都开始肿起来,怎么叫都叫不醒”,家人赶紧把他送往文山州医院。

魏:在那个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利用毛主席、党中央的崇高威望来做思想工作确实是十分有效的,这个我能理解。但是,我很想知道您本人作为部队的政委,是如何理解毛主席、党中央关于“停火后撤”的决定的?

据介绍,7月4日早上9时许,小荣在外婆家门口玩耍时,跟着邻居家的小狗跑远。几分钟后,小狗回来了,背上是密密麻麻的“大黑蜂”,小荣的小姨赶紧去找孩子,小荣已经倒在不远处地上,身上还有蜂子在叮咬他。

阴:张国华司令员到拉萨的同一天,部队分别从林芝、巴河桥、拉萨、曲水等地开拔,向克节朗前线集结。14日,张司令进抵山南的麻麻,组建了新的军区前指,张国华任司令员,邓少东、陈明义、赵文进任副司令员,吕义山任副政委。原来的军区前指及其所属部队,即藏字部队,就以相当于师的单位投入作战。

魏:克节朗战役实际上歼灭了印军一个旅,这是怎么回事?

魏:反蚕食斗争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展开的。印军在西线的蚕食行动屡屡受挫,于是将蚕食的重点转到东线。前面您谈过藏字部队正是为了反蚕食而组建的,请谈一下部队的领导机构和部队的组成情况。

阴:张国华司令员返回西藏后,在拉萨开了一个会,传达中央和军委的指示,随后就到了山南的麻麻。他听取了军区有关部门掌握的情况分析和我们的作战意见,果断提出了对印军左右两翼同时打,歼灭印军一个旅的大胆计划。这个计划报上去之后,总参和军委,包括几位老帅都不同意,怕我们胃口太大吃不掉印军的那个王牌旅。还是毛主席有气魄,他说:“让他们打,打不好重来!”这才有克节朗战役后来的规模。

责编: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www.at5158.com all rights reserved